第三章 酒店密会

  “关总、高总,欢迎莅临。”操着浓重的四川话、身着金黄色旗袍的前台礼节蜜斯颦笑有致,旗袍把修长的身子牢牢裹住,颀长的脖子高举着斑斓的脸蛋,悄然含笑荡春风,高挺的乳房像云遮舞绕的山岳,颤颤悠悠,又像两个不听话的小兔子揣在怀里,活蹦乱跳着,那高高翘起的臀部在裙叉处显现串串点点凝脂嫩肉,更让汉子们思入云天了。即使不能同床云雨,能触摸点滴也不虚人生一遭。

  关军扯着蜜斯的纤纤玉手,说:“来,小丽,再给你引见一名总,郝总,我们的新老板,你得好生伺候着点。”蜜斯的嘴角上挂满了笑,顺势伸出被关军捉住的手“欢迎郝总,据说你来,我们早以恭候多时。”说完,前面领路,往包房走去。

  关军快步跟上去扯蜜斯旗袍,趁机朝蜜斯的腰上掐了一下,说:“小丽,明天这么斑斓。”蜜斯赶忙扭身甩开了他的手,不屑地噘嘴,像关军这类的“柔性骚扰”,“隐性色情”她碰到的太多了,小丽们也见怪不怪了。“烦了是否是?好,通知你经理,明天非你给我们效劳不成,让你烦个够。否则,衡量着点吧?”

  小丽知道关军要念的紧箍咒是甚么,月底结帐时刁难呗,再不就到经理那儿告状,慢待客户,轻则扣发一天工资,重者整月不发,卑劣者扫地出门。这年代负债的都快成黄众人了,借主们反倒成杨白劳,人心不古,乾坤颠倒了。

  “到了,师长教师请进。”小丽伸出纤纤玉手,摆出请进的模样。“明缘阁”映入视野。郝悟行成心成心地说:“我们有缘呐,有缘千里来相会。” 高峰赶忙说:“说的太对了,我们有缘份。” 关军仿佛成心说:“这房间与咱公司还有一段缘分呢!”

  三句话离不开公司,看来他们有一肚子的话要说。郝悟行扭头盯着关军,仿佛逼着他说清晰似的。高峰接过话茬,说:“这是真事,几句话说不清晰,你逐渐就知道了。”高峰不说明倒也而已,反而又蒙上了一层伪装。

  明缘阁是该酒店一个包房,净面积大年夜约25平方米,餐着正中放,10人围坐就餐也绰绰缺少。全套古喷鼻古色的桌椅、餐具,庄重不掉淡雅,严肃不掉活泼,墙上一面挂着菩萨像,一面挂着框子里用整块木头砥砺的“缘份”二字,仿佛一个参禅打坐的庙堂。房间面南背街,虽在闹市,却很安静,是品茶交心的好去处。

  俄顷,菜下去了,螃蟹、基围虾、清蒸鲈鱼、乌鸡煲汤、荷喷鼻鸡,摆满桌子。郝悟行看着满满一桌子菜,心中十分不满,这不是太朴实了吗?人生一世,家常便饭还不照样活得好?是否是吃的国家的不心疼?这个模样再好的企业也会被吃跨,得给他们立个规矩了。便说:

上一篇:王雪娥资料! 下一篇:没有了
  • 版权声明: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,2020-03-18发表于 音乐栏目。
  • 转载请注明: 第三章 酒店密会| 音乐 +复制链接